八歧巨蛇

这真的是一个没什么营养的主页



谦谦的多肉
今年三岁啦

【方王】四次王杰希请方士谦帮忙度过发情期

一个啥都没有的ABO(



第一次王杰希提出这个非分之请是在中午吃饭的时候。那天柳非适逢生理期造访,浑身难受看谁谁不顺眼,袁柏清在大伙怂恿之下假装不经意地走过去把一杯桂圆红枣茶放到柳非手边,又风一样地跑走。

 

柳非嘴上虽然还是哪儿哪儿都不爽,但心里颇为感动地戳开了塑封盖。

 

浓郁的红枣味儿飘散开来,王杰希吸了吸鼻子。

 

我突然想起个事。他对对面坐着的方士谦说。

 

啥事儿。方士谦正在专心地边吃饭边玩手机。

 

我发情期快到了。王杰希说。

 

是的,这是一个ABO的世界。王杰希是个信息素是红枣味儿的omega,柳非的桂圆红枣茶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发情期。

 

嗯,然后?方士谦作为一个alpha(桂圆味儿的),对omega那点每个月都要来的破事显得兴致缺缺。

 

我上周去了医院,医生说发情期一直靠抑制剂度过对身体影响非常大。王杰希紧接着说了一大串叽里咕噜的专业术语表达了长期使用抑制剂的危害,其中包括影响神经系统,折损竞技寿命等等。

 

alpha听这些东西就像男性听女性描述生理期痛感一样,即使觉得听起来很严重,也并不能感同身受。方士谦努力去感同身受了半天,最能引起他注意的还是“竞技寿命”四字。

 

那怎么办?方士谦问。

 

王杰希突然不自在了起来,仔细看看脸还有点红。

 

所以……医生说如果有alpha帮忙的话就会好很多,你愿不愿意帮我……

 

我靠,你干嘛!闻听此言方士谦也一下子脸红并大叫了出来,引发了其他队员的侧目围观:这种忙哪里是随随便便能帮的,我可负不起这个责任!

 

不用你负责任,只要……王杰希试图解释。

 

你别说话!这样的人生大事这么草率你同意你回去问过你爸妈同意了吗?总之你别找我啊我就算跟你能交待跟你爸妈我怎么解释啊?

 

方士谦情绪激动地拒绝了。

 

 

 

 

第二次是在三天之后。王杰希在常规训练的时候犯了一个错误。

 

这个错误其他队员也都犯过,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问题,并不值得大惊小怪。但目前队里跟王杰希做队友时间最长的方士谦却很是在意了一把,因为这是王杰希四年来从没有犯过的错误,却在今天出现了。

 

敏锐的方士谦立即私下找到王杰希。

 

你今天怎么回事?方士谦觉得自己是关切,但是表现得可能有点猴急。

 

王杰希揉揉手指,摇了摇头:只怕是之前跟你说的,抑制剂的影响……

 

不是,我说,你们omega都这么惨的吗?方士谦觉得很不可思议。你现在才二十多岁,抑制剂就影响得你游戏都打不好了,那你们多吃几年岂不是都要帕金森!

 

那倒不至于但是……唉。王杰希叹气。所以说我才问你能不能帮我……

 

不不不打住打住!方士谦一听矛头又要对准自己,立马比了个stop的手势。你别老突然推个锅给我啊!你们omega都这么不矜持的吗,这种事不是得好好考虑的吗!

 

方士谦情绪没有上一回激动,但还是拒绝了。

 

 

 

第三次跟第二次没有间隔多久。这次距离王杰希发情期还有一个星期。

 

打完比赛,从鱼龙混杂人声鼎沸的场馆出来,沾染一身七七八八信息素的大家在保姆车里坐定,纷纷开始扑哧扑哧往身上喷各种清新剂。

 

王杰希在扑哧扑哧声中掏出抑制剂一仰头吞了小半瓶。

 

方士谦在旁边紧张地看着他。

 

你咋吃这么多!慢点!喝口水!别吃了快停下!

 

王杰希吞完了药缓了缓。

 

你不是说抑制剂副作用影响神经系统和竞技状态吗!就不能少吃点!方士谦十分担心微草这赛季的冠军就这么被王杰希给吃没了。

 

没办法啊。王杰希也很无奈。剂量小了不管用,不吃万一就这么发情了怎么办。

 

在这里发情也是一件麻烦事,抑制剂确实不得不吃。方士谦心想omega真的惨,幸好自己不是omega。

 

他又问:就没有别的不用吃这么多药的办法吗?

 

有啊,所以我问你愿不愿意帮忙,你又……

 

方士谦这回没有像前两次一样情绪激动,他抬起一只手握拳撑着下巴,沉吟了一下。

 

帮不帮忙我其实都无所谓,我是个alpha嘛,这种事情对我又没有影响……倒是你,你真的想好了吗?可能你现在在战队,没机会接触更多更好的alpha——这不是说我不好,我也是很好的alpha——但是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晚两年再做决定,省得以后再后悔。

 

王杰希内心不以为然,他心想,这点小事谈不上什么后悔不后悔。但方士谦如此认真地为他考虑,让他有点小感动。

 

王杰希问:所以你一直不肯帮我原来是在为我好?

 

方士谦翻了个大白眼。废话,你犯傻我也跟着犯傻?你别不把自己当回事,将来万一你爸妈找我算账我找谁评理去。

 

这次方士谦没有拒绝,但王杰希答应回去再考虑一下。

 

 

 

 

第四次就是现在。王杰希凭身体的感觉推断,发情期将在半小时到一小时内造访。

 

他敲开了方士谦的宿舍门。方士谦把他迎了进来。

 

我考虑好了,还是决定请你帮我。王杰希态度很坚定。

 

方士谦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不后悔?

 

没什么可后悔的。

 

好,既然你已经做好了决定。方士谦开始脱衣服。那来吧。

 

等会儿??王杰希并没有跟着一起脱衣服相反一脸受到惊吓的表情揪着睡衣领子“唰”地一下退到三米开外:你为什么要脱衣服??

 

正准备把套头睡衣从脑袋上拉下来的方士谦愣了一下,然后从善如流地把上衣又穿了回去,开始脱裤子。

 

原来你喜欢穿着衣服来?行吧,那直接脱裤子也可以,这样比较直入主题。

 

你为什么要脱裤子???王杰希更惊吓了,这回直接移动到了门边准备随时跑路。

 

方士谦停下了脱裤子的手,疑惑又不满。

 

王杰希!你自己说你考虑好了!现在临门一脚你扭捏个啥!

 

王杰希也很疑惑又不满。他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后颈。

 

我是考虑好了没错!但是临时标记有必要脱裤子吗?

 

 

 

原来这是一个误会。

 

王杰希想让方士谦给他临时标记。方士谦以为王杰希想跟他这样那样。

 

场面尴尬值一度失控。

 

两人面面相觑,同时陷入了“到底是他智障还是我智障”的思考。

 

最后打破沉默的是房间里渐渐弥漫开的桂圆红枣茶的香气。不,严格来说是桂圆(方士谦)和红枣(王杰希)两种气息交相缠绕。

 

王杰希心情复杂地爆了个粗口——在这里呆得太久,又有个alpha在场,发情期避无可避地来临了。

 

方士谦无辜摊手。其实我易感期也就这两天,你站这里勾我半天了我有点控制不住信息素。

 

那咋办。王杰希看着方士谦。来不来?

 

方士谦丝毫不拖泥带水:来。

 

 

 

王杰希非常平安地度过了这次发情期,并同时一劳永逸地把以后的发情期难题也给解决了。

 

当晚路过方士谦门口的微草队员不约而同地抽了抽鼻子:里面干嘛呢?一口气打翻了十杯桂圆红枣茶?



——————————————————————————

手机码字十分不好打引号索性都没打(土下座

评论(40)

热度(597)

© 八歧巨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