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歧巨蛇

这真的是一个没什么营养的主页



谦谦的多肉
今年三岁啦

【百日方王/Day5】羡煞旁人(1)

大家好我是来顶缸的(

又手痒了,这次是甜甜蜜蜜青春校园故事

以及,又是只是用一下这个世界观其他的可能什么都没有的ABO(小声)



01


王杰希甫一走进教室,就感到所有人的注意力一下子都粘在了他身上。不太熟的同学好奇地探头探脑打量他,相熟的死党们从不同方向悄悄起立,不动声色地四下包抄而来。

 

王杰希若无其事,走到座位上拉开椅子,假装没看到教室里的暗流涌动。五秒钟后包围圈正式形成,一群人把他围在中间,开始唧唧喳喳地三堂会审。

 

“杰希你终于回来了!”杨聪率先发问,“结果怎么样啊?”

 

邓复升用“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呀”的急迫语气补充:“是A还是O呀?”

 

第二性别的分化不同人时间有早有晚,但多半都是在高中的年龄阶段完成。性别分化是件麻烦又重要的事,要适应生理上的剧变,要防止爆发的信息素带来麻烦,还有的人对分化结果不满意需要心理辅导。高中学校的处理方式一般都是给学生放个几天假回家躺着,把所有第二性别的破事解决完了再回来上课。

 

因此哪个同学突然从班上消失三五天,那么基本上就是分化了。高中生们很擅长在单调的生活里发掘各种乐趣,为此迅速开发了“AO赌局”的玩法,一有哪个同学消失便立刻组织起来开盘,买定离手,错爱不究。

 

这次的赌局中心就是几天没来上学的王杰希了。王杰希慢条斯理地往外拿着今天要用的课本:“你们押的什么?”

 

“废话,当然押你是A啊。”张佳乐抢答。

 

“试问希哥这么厉害,除了成为一个众生倾倒的大A之外难道还有别的选择吗?”杨聪拿腔拿调地夸张棒读,大家连声应和。

 

林敬言在一旁笑着补充:“就是啊,你要是个O,那我只能敬你是个奇行种了。”

 

王杰希跟着大家呵呵笑了一下,然后一板脸,故意拖长音叹了口气:“哎……”


这一叹气大家纷纷被吓坏。

 

“我靠老王你别吓我,”张佳乐夸张地掐住脖子表示无法呼吸,“我可是押了一星期饭钱在你身上,你不能辜负我啊!”

 

“不是吧王杰希你叹气干什么?快说啊不要卖关子啊!”杨聪也做出一副快要过呼吸的样子。

 

“那我说了。”王杰希清清嗓子,在众人紧张期待的目光中两手一摊,“对不起,辜负了组织,成为了奇行种让你们失望了。”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众人哑然了三秒等待王杰希露出一个狡诈的笑容说“骗你们的”,可惜没有等到,伴随着杨聪一声凄厉的“哥!你逗我吧!!!”,众人开始集体发疯。

 

“你再说一遍你是Omega?”

 

“真的假的!?王杰希你这种人居然能是个O?”

 

“药呢?我的药呢?担架队!担架队快来这里有人过呼吸了!”

 

“我对Omega失去幻想了!我幻灭了!”

 

蒙受了金钱的损失还受到了心灵的震撼,群情激愤,一时间揪着王杰希的衣领拼命摇晃的人有之,无法呼吸要抬走的人有之,一星期饭钱打水漂的人有之,场面一度失去控制。同一时间以肉眼可见的程度枯萎的还有不少暗搓搓在旁边听着的围观同学,有两个想嫁给王杰希(此处八卦为杨聪提供)的Omega女同学已经趴在了桌上,看样子是在抽泣,旁边有小伙伴爱抚后背给予亲切安慰。

 

一不小心让众人遭受如此打击的王杰希在愤怒群众的推搡中艰难发声:“这不怪我……性别分化不是我能控制的……我也不想当个O啊!……哎不是,你们全押的我是A?”

 

“如果全押你是A大家就不会这么哭天抢地了,然而我们当中出了一个狗比押你是个O。”邓复升绝望地摇头,“这小子算是赚大发了。”

 

王杰希觉得他可能知道那个狗比是谁,毕竟有一个人本该是最爱凑他热闹的却到现在还没登场:“方士谦?他人呢,怎么还没来?”

 

 

 

方士谦家住得离学校近,住得越近来得越晚这条规律在他身上算是印证得淋漓尽致。每回这人踩着铃声钻进教室,气都没喘匀还能跟同桌王杰希贱兮兮地炫耀一把他十分钟前才刚起床的事实。

 

方士谦果然又是上课前一分钟像阵台风一样刮进教室。刮到一半感觉有无数仇恨目光在悄悄注视自己,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方士谦喜气洋洋地跟仇恨注视自己的伙伴们打招呼:“聪聪早!复升早!敬言早!佳乐早!”

 

“他是故意把我们的名字喊得这么恶心的吗……”张佳乐拉着林敬言疯狂吐槽。

 

方士谦调戏了一圈人,姗姗回到座位,这才注意到自己阔别好几天的亲亲同桌回来了。

 

“王杰希!”他本来声音很大,还想热情地来个深深涌抱,涌抱完了再好好拉着同桌的手嘘寒问暖一番。但他本来就到得晚,碰巧这时候班主任进来,听到这一嗓子顺势横了他一眼。方士谦只得迅速坐下往外掏课本,一边掏一边小声比比,“王杰希你回来啦,结果怎么样啊,我这回在你身上下了大本钱,你不要让我失望哈。”

 

王杰希身体坐得端正,目不斜视地小声回他,“你最好谢谢我,三七开,你三我七。”

 

方士谦惊愕地张大了嘴巴,比早上吞鸡蛋的时候张得还大:“什么,别逗我,我就随手那么一赌,你用不着照顾我的感受故意用善意的谎言欺骗我…………你不会是真的分化成O了吧?”

 

“我也不想,但事实就是如此。”王杰希翻了个白眼,“你不信你还赌?”

 

“信信信,宝贝儿你真有出息!”方士谦急忙安抚功臣,高高兴兴地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这回帮哥哥赚了笔大的,放心,好处少不了你。”

 

“好好看书你……”王杰希把脑袋上的爪子拍下来,重新端起课本,脸埋在后面悄悄笑了。


评论(35)

热度(408)

© 八歧巨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