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歧巨蛇

这真的是一个没什么营养的主页



谦谦的多肉
今年三岁啦

【方王】羡煞旁人(2)

前文  01



02

 

课间,唯一赢家方士谦像包租婆收租一样各处去讨债,收获嘘声一片。虽然学生之间的小打小闹不会真的带彩,方士谦不会真的去要大家掏钱——但是搜刮一堆零食还是可以的。

 

没一会儿,方士谦所到之处如蝗虫过境,哀鸿遍野,他本人满载而归,抱着一大堆各色零食回到了座位上,哗啦一下往桌上一堆。

 

“我厉害吧!”方士谦高高兴兴向王杰希邀功。

 

“我要吃。”王杰希埋头刷着题,嘴上不忘提要求。

 

战利品着实是种类繁多,光从这一点来看也能看出大家这一把输得有多么惨。方士谦一边挑挑捡捡,一边问:“你要哪个?”

 

“好多鱼。”

 

“没有。”

 

“那Pocky。”

 

“哦这个有的。”方士谦从里面挑出一包Pocky撕开包装递给王杰希。

 

王杰希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直接把头凑过去,张开嘴:“啊——”方士谦摇摇头抱怨了一句“你没长手吗”,从善如流地抽出一根塞他嘴里。

 

“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后面的杨聪突然开始很大声地朗诵课文。

 

王杰希咔蹦咔蹦咬完一根,又把脑袋偏过去要投喂。方士谦这回使坏,趁着王杰希用嘴接住之前故意抽走,让他扑了个空。如此反复两次,像逗猫一样,王杰希被他逗烦了,直接伸手抓住方士谦的胳膊,精准地从他手里叼走巧克力棒。

 

“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杨聪朗诵得更卖力了。

 

“干啥啊老杨,”方士谦回头,把胳膊杵到杨聪桌子上,“不能因为我抢了你的小小酥你就打扰我跟老王打情骂俏啊。”

 

“你还知道你们在打情骂俏,”杨聪放下课本,正襟危坐,“今时不同往日,老王已经分化成O了,AO授受不亲哒。”

 

“封建思想要不得,”方士谦竖起一根食指左右晃了晃,“我跟老王这是性别也阻挡不了的友谊,特别特别深厚哒。”

 

“那我跟你也是特别特别深厚的友谊,我也要喂,啊——”说着杨聪也把脑袋凑过来。

 

“来聪聪,张嘴——就不给你。”方士谦又抽出一根Pocky,当着杨聪的面喂给了王杰希。

 

得到投喂的王杰希回头看了杨聪一眼,表情是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杨聪受到了伤害,捂着眼睛去找邓复升倒苦水控诉这对狗男男。

 

隔着老远都能听见“老邓你说他俩这没在一起就天天虐狗了在一起了咱们还能有活路吗”,王杰希心里很受用,转头责怪方士谦:“你干嘛老欺负老杨?”


十分有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嫌疑。

 

方士谦拆开了杨聪的小小酥,一个一个往嘴里扔:“不欺负你不就行啦。”

 

王杰希心满意足地继续刷题去了。

 

 

 

 

语文课大概是高中课堂里开小差最不会有愧疚感的课,从上一节课开始就一直在暗搓搓打量着同桌的方士谦,到语文课的时候终于干脆地放下了笔,撑着脑袋整个人歪过来看王杰希。

 

“你看什么?”王杰希斜了他一眼。

 

“哎,王杰希,”方士谦的表情特别天真特别有求知欲,“从刚才开始我就想问你了……变成O之后有没有感觉身体有哪里不一样了?”

 

王杰希心想我就知道你要问。方士谦今天一整天都对他表现出了很浓厚的兴趣——他们这伙人里出的第一个Omega居然是王杰希,光是从大家刚得知结果那会儿的癫狂程度就知道这是怎样一个冲击性事实。

 

“没什么不一样。”王杰希敷衍。

 

“真的吗?不会吧……”方士谦凑近了观察他,王杰希感觉自己仿佛是只被参观的大熊猫,“我觉得肯定会跟以前有不一样吧,那不然第二性别分化了跟没分化有什么区别……是不是腿毛一夜之间全部掉光?”

 

“这什么跟什么?”王杰希翻了个大白眼。

 

“那是不是喉结突然变小?”

 

“你对Omega到底有什么误解?!”

 

“难道是弟弟变小了?”

 

“你能不能滚蛋……”王杰希摔笔要揍人了。

 

“哈哈哈哈哈开玩笑开玩笑希哥别激动!”方士谦特别懂得逗王杰希要见好就收不然就要挨揍的道理,连忙举起双手表示投降。

 

王杰希用力甩了一个他自己觉得最凶最有杀伤力的魔王真眼ver.眼刀,拿起笔继续他没演算完的过程。

 

但是,王杰希事后总结,自己能沦陷在方士谦这种人手上,大概就因为这个人永远能在出人意料的时候一击必杀。就在王杰希已经把精力重新投入到学习中时,突然感到一只温温的手覆上了自己的小腹。

 

方士谦把手盖在上面,像挠猫肚皮似的打着圈儿轻轻揉了揉。

 

“不过真的很奇妙啊,以后这里就会有个小宝宝……这是怎么做到的呢?……希望是个女孩子,软软的多可爱……宝宝啊,你爸爸是个大小眼儿哦……”方士谦一边揉一边喃喃自语。

 

虽然说的话还是很欠揍,但这时候的王杰希已经整个人僵住,无法思考了。

 

方士谦的掌心带着温度,动作也很轻柔,王杰希见过他在猫咖撸猫时候的样子,他想,方士谦现在大概就跟他撸猫时差不多。在这个瞬间王杰希一动也不敢动,他本可以拍掉方士谦的手,本可以拿笔敲一下他的脑袋提醒现在是在上课,那样方士谦就会鼓起腮帮子说他小气,连摸一摸都不给摸……但此时此刻的他连看都不敢看那只作乱的手一眼,更不要说去跟方士谦拌嘴。

 

他的世界里只有擂鼓般的心跳。

 

后来王杰希思考,那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不太愉快的事情——说是自己的自作多情也好,不自量力也罢,大概都不全是自己的错。方士谦给过他很多错觉,其中有些错觉真实到了即使真相摆在面前也让人不愿意去相信的地步。午觉睡醒时披在身上的衣服算一个,此时此刻小腹上温柔摩挲的手也算一个。

 

“老王——王杰希?杰希大神?”方士谦在旁边变着花样喊了他好几声。

 

王杰希终于回过神:“干什么,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动脚的。”

 

“我说,以后如果你生的是个小女孩,给我做干女儿好不好?男孩就算了,又不软又不可爱,我比较嫌弃的。”


“好啊。”急需给自己降温的王杰希根本没听清他在问什么,胡乱地应了下来。

 


评论(38)

热度(266)

© 八歧巨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