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歧巨蛇

全世界最好的谦谦,19岁了!

【喻王】猫与男友第一次共度的夜晚

不明所以的深夜摸鱼……

关键词:猫

 @喻王深夜60分 

“蓝色”

“喵”

“蓝色”

“喵”

一人一猫在放着猫坐垫的货架前僵持不下。

“这个再不买蓝色今晚不给你吃鸡肉罐头。”喻文州十分坚决地下达命令,说着就要伸手去拿货架上那个蓝色的猫坐垫。

而他的猫更坚决,直接一爪子薅上去,当着售货小姐的面把旁边的绿色猫坐垫给抓花了,不买都不行。

“……”第不知道多少次,喻文州妥协了。

 

 

“……我真觉得这小家伙是不是你们微草派来的奸细”,吃过晚饭,喻文州盘坐在沙发上打电话给男朋友抱怨,“我这客厅都快被微草绿给占领了。”

“怎么说?”喻文州的男朋友兼宿敌队长王杰希问。

“猫窝是绿色的。”原本在窝里团成一坨的猫突然精神地钻出来四处张望,把自己从一坨猫变成了一条猫。

“猫抓板是绿色的。”猫从窝里跳了出来,扒上抓板开始磨爪子,从一条猫变成了正常的一只猫。

“猫砂盆也是绿色的。”猫跑向了猫砂盆,喻文州移开了视线。

王杰希有点吃惊:“这么喜欢绿色?一只猫为什么会对颜色有执念?连我都不至于……”特意买个绿色的马桶圈吧。

“是啊,我也不能懂,”喻文州换了个靠在沙发上的姿势,看着转眼跑向了猫坐垫并把自己拱进去的小家伙,“今天下午我就这么跟它在宠物用品店里耗了半个小时,每一样东西都要绿色的不然就拽着我不让走,最后买坐垫的时候我想着无论如何这回我得做一回主,它倒好,直接把人家东西给抓坏了逼着我买……我现在觉得它肯定会特别喜欢你。”

王杰希在电话那边笑了,“这样一说也许真的会。不过马上就可以见到它了呢,它叫什么名字?”

“本来没想好,现在决定了。”

“嗯?”

“叫西西。”

“……哦。”

 

 

对绿色有着难以理解的执念、除了指挥主人铲屎之外独立自主自立自强、十分稳重淡定但是冷的时候会装作若无其事过来求抱抱,这就是,喻文州一星期前从车轮下面抱回来的小灰猫。

“西西,搭理我一下啊?”喻文州蹲在猫窝前低声下气,西西舔着肉球。

“一会儿杰希就来了,第一次见面不许挠他听到没?”

“喵~”西西跳到电视柜下面趴着不出来了。

“唉……”喻文州被无视惯了,随便收拾了一下准备出门去接王杰希。冬休期说好王杰希来G市,手头的事情耽误了几天之后才得以成行。从常规赛启动开始就只能在赛场匆匆见面的两个人终于能一解相思之苦,喻文州自然是迫不及待去机场接人,也没空体察家里猫祖宗似乎不是太好的心情。

不过西西应该会喜欢王杰希吧?至少比对我要友好一些?喻文州单纯地想,毕竟这孩子这么喜欢绿色,跟个微草死忠粉似的……

 

 

然而小灰猫在王杰希进门的瞬间就炸了。

“喵呜!”西西迈着小短腿冲过来,叼着喻文州的裤管就往旁边拉,连它最喜欢的耗子玩具都不玩了。

“咦,我平时回来它都不会理我的啊。”喻文州有些受宠若惊。

王杰希蹲下身来冲它笑了笑,友好地伸手想摸摸猫头。没想到小猫一下扭头跑掉了,还钻进了沙发底下一个劲朝他喵喵叫。

“呃……跟说好的不太一样?”王杰希的手悬在半空中。说好的微草脑残粉见到他肯定会满地打滚求抚摸的呢?

“嗯……它今天好像是跟平常不太一样。”喻文州也不明所以。

本来以为会多少有点同类相吸,结果没想到这猫对自己敌意不小。王杰希十分纳闷。他一向挺招小动物待见的,每次跟喻文州同时拿着小鱼干勾引流浪猫,猫通常都是会跑向他,没道理被这小家伙这么讨厌啊?

不过两人也没有多想,刚刚走在路上没好意思,现在回家了就想着先腻歪一下,毕竟太久没见。两个人一边随随便便把外套脱下来扔上沙发,一边勾着脖子温温柔柔交换了一个缱绻的亲吻。

猫在一边毛都快炸翻了。西西从沙发底下跳出来,对着喻文州的腿又抓又挠。喻文州无奈地低下身子去安抚,小猫却跳上去就是一个突然袭击,小猫嘴直接贴上喻文州的下唇,还伸出舌头舔了舔。

 ……

王杰希不明真相一脸懵逼。

喻文州被爱淹没不知所措。

“不是说它……不待见你的吗……”王杰希无限循环粉粉的小猫舌头舔过恋人嘴角的场景。

“我这是头一次感受到作为主人所受到的重视……”喻文州十分感动,王杰希觉得他感动得快哭了。

所以说这小东西之所以不待见自己原来是吃醋了?王杰希一脸了然地摇着头:“母猫对男主人一般都有占有欲,难怪了。”

“……西西是男孩子。”

睡觉的时候小猫也没消停。王杰希觉得哭笑不得,但西西的态度很明确,就是咱俩这梁子已经结下了,一床不容两猫,我必须誓死捍卫领土。

“你看见了吧,”王杰希无奈地扭头问喻文州,“要它还是要我,选一个?”

西西死死扒在王杰希的枕头上,亮晶晶的小猫眼摆明了绝不退让。

也许是幸福来得太突然,喻文州还是不太明白:“我想知道从刚才开始你们俩就在干什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在为了我争风吃醋?”

“是是是,为了你,争风吃醋。”王杰希翻了个白眼。

“……我觉得我今天真的好幸福。”平时不咸不淡的男友和平时高高在上的爱宠为了自己不惜跨越种族的隔阂进行一场爱的争夺,喻文州觉得原来被深爱是这样一种感受,好开心,要上天。

“你能先从天上下来吗,”王杰希把他拉回现实,指着依旧在枕头上的猫,“还没选呢,要它还是要我?”

 

猫与男友第一次共度的夜晚,喻文州一手抱着猫一手搂着男友,以有史以来最甜蜜的负担的姿势进入了梦乡。梦境温暖安宁,像他拥入怀里的生命的温度。

 

 

评论(19)

热度(359)

© 八歧巨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