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歧巨蛇

这真的是一个没什么营养的主页



谦谦的多肉
今年三岁啦

媒妁之言 - 03

ABO,先婚后爱

CP喻王

来为老王正名了,信息素真不是洋葱……

浪了几天没赶上我喻生贺我有罪哭唧唧 T T

 

 

03

 

这一天,加班结束回到家的时候,时间已经是晚上9点了。由蓝雨负责的企划案临近收尾,全组上上下下都几乎忙得炸开了锅。算上今天,已经是连续加班的第六天了。

 

拖着疲惫的身体上了楼,也没力气再找钥匙,喻文州一边按着门铃等王杰希来开门,一边撑着不让自己直接靠在门上。连日的超负荷脑力劳动让他只想赶紧洗个澡再安安静静享受一下他的泡脚时光。

 

然而按了半天铃也不见有人来应。

 

王杰希不在?喻文州有些纳闷。下午他们还互相发短信确认过,王杰希今晚是没有什么事情的,也答应了如果回来得晚了给他留个门,怎么这会儿半天没动静?

 

没有办法只好自己开了门,房子里一片黑暗,半点声响都没有。喻文州试着叫了一声王杰希的名字,也没有人应答。

 

王杰希虽说在生活上没有张新杰那样分秒必争的严谨,但一向还是很自律的。并且出于对共同生活的同居者的尊重,一般他有计划做什么事的时候,都会提前告诉喻文州。就算是临时更改计划,多半也会发个信息知会一声,不会突然玩神秘玩失踪之类的。

 

况且鞋柜里也并没有看到他的居家拖鞋,可见人应该还是在这屋子里的。

 

喻文州挂好衣物放下包,一边轻声叫着对方,一边往里间走去。始终无人应答的空间里回荡着他不大的声音,空气中有一点跟往常不一样的栀子香气。

 

会不会是身体不舒服?喻文州没太犹豫就去了主卧的方向。毕竟这个时间点了,王杰希不太可能突然出门,人既然在家,又不发出声音,可能多半就是在休息了。

 

栀子花香好像更加浓郁了一点。

 

等等。喻文州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不会是他的发情期到了吧?

 

不过很快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方士谦之前不是说过王杰希的信息素是洋葱吗。自己还在心里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了很久来着。

 

想到这里,喻文州一心认定王杰希可能是病倒了,大概现在会需要自己帮忙照顾。于是看到主卧门缝下果不其然透出的一点灯光时,喻文州想也没想直接就上前打开了门。

 

!!!

 

………………

 

扑面而来的浓郁的栀子香气让一个生理功能正常的Alpha瞬间断片。在身体辨别出这是一个发情期Omega所散发出的信息素的气味的同时,Alpha信息素便本能的不受控制的被激发出来。喻文州几乎在反应过来的同时就立即砰的一声拉上门逃了出去,却仍旧在关上门的时候听到了门里王杰希脱口一声惊呼。

 

大意了。


喻文州一口气冲到浴室,打开水龙头拼命往脸上浇水。为什么没有早一点辨别出来那就是一个Omega的信息素,偏偏要到打开门才意识到问题?明明之前就可以闻得到的还硬要往卧室去,这样看起来就好像是自己在故意耍流氓一样……

 

而房间里的王杰希此时内心也是一个大写加粗下划线的卧槽。他也没有想到这一次的发情期会来得如此突然,只来得及匆匆忙忙吃了抑制剂就把自己扔床上去了,根本也忘记了告诉喻文州这回事。本来就被发情期折腾得在床上翻来覆去,现在被Alpha的信息素一刺激,原本就在靠抑制剂强行压制的情欲再一次不受控制的在体内翻腾叫嚣起来。

 

我%#@sf%&d#ufn*&e啊……在浴室和卧室各自翻滚着的两个人用着都不怎么清醒的大脑发表着被羊驼飞奔碾过一般的感想。

 

 

 

 

其实遇上发情期该怎么解决,这是两个人早已提前考虑过的事情。他们都很清楚,Alpha的易感期和Omega的发情期是共同生活不可能绕过去的最大的问题。正常的AO当然不用面对这个,毕竟只要双方贡献一下体力嘿咻一下就能解决,但谁让他们俩这是做戏呢……

 

于是此前他们商量好,在发情期和易感期的时候,一方就暂时去别的地方回避一下,比如暂时住个宾馆什么的。但是他们也没有料到,同居生活中第一次经历王杰希的发情期,居然就是这么来势汹汹,让王杰希完全忘记了通知喻文州,而喻文州也这么稀里糊涂就闯进了安全范围内。

 

一切只能说,他们太小看人类的本能了。

 

王杰希揪着床单,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烧着了。

 

虽然说从前发情期也都是吃了药硬抗过去的,但是个中滋味毕竟不好受。况且这一次的发情期来得本来不同以往——毕竟跟一个Alpha朝夕相对,潜移默化中的互相影响肯定是少不了的——更是让本来就难熬的时间变得更加煎熬。

 

身体热得好像被丢在了一锅咕嘟咕嘟冒着气泡的水里。王杰希胡乱脱了衣服扔到床下,抱住薄被拼命用双腿去揉搓,希望能缓解一点沸腾的欲望。

 

喻文州你这个混蛋……王杰希混混沌沌地咬着枕头,心里又憋屈又无可奈何。他是听到了喻文州在外面叫他的声音的,但是一出口就是呻吟的他实在没有办法分出神去应答。他以为喻文州是可以分辨出Omega的信息素的,按照他们之前的约定,发觉异常的喻文州应该自觉就回避了才对。

 

可是这家伙居然就这么进来了!王杰希在心里哀号一声,翻了个身把脸埋在了枕头里。他现在这副狼狈不堪的样子,不知道被喻文州看去了多少。更郁闷的是Alpha的信息素也被本能的激了出来,虽然立刻就被克制地收了回去,但是仅仅只是那一下,就足够王杰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了。

 

好难过……感觉到后面慢慢渗出的液体已经沾湿了床单,王杰希咬咬牙,撑着身体慢慢跪在了床上,用手指探向了身后。片刻之后,抽出手指非但没有感到一点点纾解,反而那地方不知餍足地叫嚣得更厉害了。

 

忍无可忍,王杰希觉得有生以来从来没有过任何一次,他如此希望被Alpha标记。

 

 

 喻文州开着车,脑袋里乱糟糟的。

 

刚才的那一刻他真的差点要把握不住自己,但是还存有的理智让他立即逃离了那个地方。他也并没有好过多少,发情期的影响是双向的,即使他跑进浴室冲了半天凉,现在身上也依旧是大汗淋漓。

 

这两天估计都只有睡公司了。喻文州沮丧地想。他还十分自责,本来如果自己再早一点意识到那是信息素的话,就不会那样硬闯进卧室了——虽然他什么都没看到就马上退出来了,但是可想而知自己对王杰希造成了多大困扰。


并且这次突发状况的严重之处在于,这是两个人同居以来,第一次对于制定的规则的逾越。

 

他会以为我是故意的吗?喻文州有点委屈。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是真的以为他的信息素是洋葱啊……



————————————————————————————

如果他们提枪就上了那么大概已经可以打上end了……



评论(24)

热度(219)

© 八歧巨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