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歧巨蛇

全世界最好的谦谦,19岁了!

媒妁之言 - 04

前文 01   02   03


我当初为什么要挖坑...【汪汪大哭

时隔太久我也不知道这是在写啥【跪下了






喻文州独自一人在宾馆凄凄惨惨住了三天,照镜子都觉得自己好像因为这种没质量的生活而变得面黄肌瘦了。

 

Omega的发情期一般是几天啊……有家不能回的游荡人士喻文州先生心里说不出的苦。拿出手机百度了一下,回答是因人而异,有的人三天无痛速撸So easy,有的人七天超长待机一节更比六节强。他显然不知道王杰希属于哪一种。

 

尴尬的是还不能打电话给本人问。一个Alpha会去关心一个Omega的发情期,那多半是要帮忙友情打一炮的。像他这种居然只是问一下“你完了没完了我好回去”的传出去都得被怀疑到底行不行。

 

另一方面要是真打了电话,王杰希这边也是不知该如何作答的。一个发情期中的Omega获得一个Alpha主动的关心,那多半也是可以顺势约来帮个忙的,但是对方是喻文州显然就不行了。他们约法三章在前,规矩不能乱。

 

这一次的发情期王杰希是真生不如死。作为一个未标记的Omega,跟一个各种机能都正常的Alpha同住一个屋檐下也有一段时间了,身体无论如何是受到了影响的。这影响放在平时只是抑制剂剂量加大一点的事,可是放在发情期就是山呼海啸般的折磨。

 

只恨此生投胎不做A啊!

 

他一向不是特别刻板的人,之前有实在熬不住的时候也会找人帮忙解决一下,只要事前说好达成协议,生理需求一解决完拍拍屁股谁也不用对谁负责。

 

可是现在他有顾虑——都是已婚人士了,再找其他Alpha帮忙是不是会构成婚内出轨???离婚的时候会不会影响财产分割啊???

 

 

 

 

两个人各自度过了艰难的前三天,到第四天的时候王杰希终于觉得被掏空的身体找回了一点属于自己的感觉,喻文州也终于再也忍受不了宾馆,决定搬出他曾经一时兴起买了放办公室却没怎么用过的行军床在公司过夜。

 

微草的人暂时没发现异样,毕竟他们组长发情期不在很正常。可是蓝雨的人却发现有问题。

 

“组长在我心中一直就是高效工作高质量生活的典范。”郑轩说,“曾经的他是多么注重捍卫自己的休息时间,下班说走就走从来不拖泥带水,能第二天做的事决不加班做。”

 

“可是现在的他,居然来得最早还走得最晚。”李远紧接着感叹。

 

“我那天也是吓了一大跳,大概晚上都快10点了吧我想起有东西落在公司了就回来取,结果发现组长居然还在!当时把我给感动得,还以为组长终于在乎年终考勤奖了呢!”卢瀚文马上提供自己掌握的情报。

 

“那这样一说组长呆在公司的时间也太长了吧?你们谁知道他每天早上几点来的啊?”徐景熙提问。

 

“确切时间不知道,但我有一天早上七点多来公司的时候他就已经在了!”宋晓马上说。

 

大家热烈议论着喻文州最近的反常,越说越觉得不对,话题已经逐渐发展到了猜测他们可爱的喻组长最近究竟是情场失意还是官场失意上,组长办公室的门吱呀一声打开,话题的中心脚步虚浮地走了出来。

 

“少天在不在?哦还没回来吗?那我一会儿再出来问。”

 

话题的中心说完又脚步虚浮地回去了。

 

看着喻文州的沉迷工作日渐消瘦的背影,蓝雨众人的眼眶湿润了。

 

组长都那么努力了,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工作,和他一起携手并进,干翻微草?

 

 

 

 

 

微草并不知道蓝雨那边已经单方面决定了要干翻他们。他们只是开始意识到他们组长这回发情期的假请得有点长了。

 

“已经快一个星期了吧……”袁柏清扒了扒日历,“什么样的力量能让组长忍得住一个星期不来上班!我们的组长可是发情期高潮一过爬也要爬回工作岗位发光发热的劳模啊!”

 

“是的,用组长的话说,一个星期,四舍五入就是一年了,浪费一年时间简直不可原谅。”刘小别目光严肃,“不过总的来说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发情期这东西就是这么不稳定。我们只要好好工作,让组长在家好好休息不要担心就好了。”

 

“总觉得小别今天意外的孝顺……”柳非进门正好听到了刘小别的发言,于是顺势吐了个槽,不过光吐槽是不够的,柳非觉得有必要把刚刚在外面听到的八卦也顺便跟伙伴们分享一下,“我跟你们说,刚刚路过蓝雨,听到他们讨论说喻组长这几天特别勤奋披星戴月的工作,整个人都瘦了,所以他们也要自发自愿地加班加点,争取把组长精神发扬光大……哎你们说,他们是不是趁着咱们组长不在想搞事情啊?”

 

“果然狡猾!”袁柏清马上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居然想趁着我们微草群龙无首的时候努力表现搞大新闻,这不能忍。不行,我们也要自觉自愿加班加点,不能被他们比下去!”

 

 

 

 

冯宪君特别欣慰。他觉得微草和蓝雨能一如既往这么打鸡血下去就好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不过王杰希第二天就重新归来了。在离开工作岗位整整一个星期后。

 

他是别别扭扭发了封短信给喻文州的,大意是给你添麻烦了真是对不起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你可以回去住了。

 

他还没等到对方的回复,两班人马就在公司走廊上碰了面。喻文州为首的蓝雨众人和王杰希为首的微草众人狭路相逢,郑轩挺直了腰杆徐景熙犀利了目光,刘小别仰起了高傲的头颅袁柏清深呼吸一口气——

 

只等着两家组长像往常一样磨着后槽牙说一句“喻组长/王组长,别来无恙啊”之后开启无差别眼神嘴炮攻击。

 

然而今天似乎没有开战的气氛?喻文州匆匆忙忙说了句早王杰希匆匆忙忙点了个头,两个人就这么,擦肩而过了??

 

我们组长一向坚定无畏的目光好像有些闪烁?

 

我们组长一向无懈可击的微笑好像有些动摇?

 

两边的组员们同时感到了茫然。


评论(30)

热度(208)

© 八歧巨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