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歧巨蛇

这真的是一个没什么营养的主页



谦谦的多肉
今年三岁啦

【喻王】意外访客

黑道老大x赏金猎人

囚禁捆绑审讯都有

大概都不是你们想看的那种【。

感觉要被打,先跑了



1.


王杰希小心地在狭窄的通风管道里匍匐着,十分艰难地从电流干扰发出的滋滋杂音中分辨着方士谦的指示。


“快到了……还有一间……两间……就是这里!”


“没人,目前安全。”王杰希仔细观察了一下室内,以尽可能压得最低的音量回复了方士谦:“我去了。”


这是今晚赏金猎人王不留行的任务:到城郊隶属蓝雨名下的蓝溪公馆里盗取一个金丝檀木盒子里装着的册子。


“没人更要小心,喻文州这个人可是很狡猾的。”方士谦在那头叮嘱。


“知道了。”王杰希打开眼前窄窄一方栅栏门,用飞爪勾住边沿,小心地拉着绳子一点一点滑了下去。


目前为止一切顺利。






2.


王杰希在房间里四处翻找着。


在方士谦的前期运作之下他们已经成功锁定了目标物就在这间屋子里,但是具体在屋子的哪个角落,就需要靠他亲自在现场寻找了。


作为这个时代目前最优秀的赏金猎人,他很快就凭借经验和直觉摸索到了壁炉里的机关,并和通讯器那头的方士谦联手破解了它。


盒子拿到手了。


为了保证万无一失他打开了盒子——这是为了防止中了掉包计之类的计谋导致白忙一场——里面确实有一本册子。


然而……


“《谋夺之纵横天下》?这是什么东西……”王杰希有点懵逼:“看起来是一本小说的手稿,偷这玩意没错吗?”


方士谦显然也在疑惑他刚刚听到的是个什么东西:“你打开看看,说不定封面只是伪装。”


王杰希觉得有道理并翻开了书。两分钟之后他痛苦的发现这他妈不仅真的是一本小说手稿,还是一本烂俗三流打怪升级流汤姆苏小说的手稿。


这本书讲述的是一个高大帅气风流雅痞反正就是一个作者能想到的最帅的男人、掌握着全世界重工业轻工业传媒业旅游业反正就是作者能想得到的所有行业、拥有着中美英俄法反正就是五大常任理事国的血统、和全世界反正就是作者也不想描述了的一揽子最漂亮的女人谈恋爱,顺便打怪升级的故事。


王杰希深吸了一口气:“这玩意儿强奸了我的眼睛,我想尽快下班回家冷静一下。”


异常就在顷刻之间发生。关上盒子的一瞬间,中间精致的浮雕突然弹出,带着一圈飘散在空气中的细细的粉末,直直打向王杰希的面部。王杰希反应极其迅速地拿手将其挥开,却还是感觉呼吸一紧,眼睛也在瞬间收到刺激,一时疼得睁不开。


整个房间、说不定是整层楼,都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王杰希本能地摸索着想往事先侦查好的脱身方向去,方士谦却在通讯器那头大吼着。


“别动!那里有红外线网你没看到吗??”


“我看不见……”


不止是视觉功能丧失,意识也在逐渐模糊。在说出最后一句完整的话之前,王杰希已经身体一软,倒了下去。





3.


他很清楚他醒来将面对的局面是什么,不过对此并不感到慌张。


赏金猎人只是接受雇主委托,拿钱办事而已。猎人本人并不觊觎他所偷窃的宝藏,跟宝藏的主人也无冤无仇。抓住猎人的人能从猎人这里得到的唯一情报大概就是雇主是谁,但他们自己也明白不可能得到答案——猎人在这里背叛雇主,那么将来自己需要雇佣他们的时候,也同样需要承担被背叛的风险。


所以王杰希并不担心会被怎么样。但是喻文州还是执意想知道背后指使的人。


“这部作品是我迄今为止最满意的一部,一旦问世无疑会使大家对我刮目相看——当然,我不是在乎那点浮名。但是我要知道,究竟是谁一心想要破坏别人的心血?”蓝溪公馆的主人、黑手党蓝雨的幕后大BOSS、稳坐G市黑道第一把交椅的人,喻文州,这样问道。


哦,现在喻文州的身份情报需要加上一条了,王杰希在心里默默想着——三流言情小说作家,索克萨尔。


王杰希现在处于完全不利的境地。双手双脚被牢牢绑住,并且在药劲没有完全消散掉的情况下视野也还是模模糊糊。


“在回答你之前,”王杰希让自己尽量保持沉着冷静,“我想先问一个我个人十分困惑的问题。”


“你说。”


“你的那本手稿中的男主角已经设定为最强的男人了为什么还要走打怪升级流??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他更厉害的怪让他去打吗?”这是王杰希从刚才开始就真的在困扰的问题。


喻文州愣了一下,显然之前并没有考虑过:“世界这么大……应该总是有的吧?”


“那也就是说男主角不是世界最强的人,还有比他更强的存在?”


“不可能!”喻文州斩钉截铁:“我的男主角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强的男人,不可能有人比他更强。”


“可是你刚刚还说应该有比他更强的怪让他去打……”


“……”这个问题很难解释。


作家的素养是任何设定一旦遭到质疑就要想办法往合理的方向修改。于是喻文州决定今天的审问先到这里,并匆匆忙忙回去改稿子了。





4.


喻文州胸有成竹地回来了。


“这样修改就万无一失了——男主角在这个维度里已经是最强的男人了,但是他是绝对不可能满足的人,所以他要去到其他维度里,去征服那里的强者。其他维度的强者,他们不一定比男主强,甚至有可能比他弱,但由于那里的人们并不认识男主,所以也并不承认男主的实力,所以男主不得不重新向大家证明自己。”


“……”王杰希认真思考了一会儿:“合情合理,我被说服了。”


“太好了。”喻文州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样我的完美杰作变得更万无一失了。”


但是这回他想起了他原本要审问的正经事:“但是你还是要告诉我雇佣你的人到底是谁。”


王杰希仍然不准备回答,因为他还有自己的疑问:“在那之前我还有一个问题。”


“问吧。”


“你之前的作品都是言情,为什么这一次要挑战升级流?”虽然都写得很烂但是相比之下言情还是稍微好一点。


喻文州轻松地呼了一口气,看来是没想到这个问题这么简单。同时王杰希注意到喻文州露出了一个看起来有点期待的和善笑容:“这么说你看过我之前的作品?你是我的书迷吗?”


王杰希觉得如果他回答“是”可能喻文州一高兴就会放了他。


但是王杰希实在狠不下心侮辱自己的欣赏水平。于是他选择如实回答:“我不是,我的搭档是。”


喻文州看起来虽然有点遗憾但还是很开心:“是吗?他有多喜欢我的书?”


“他是你的书友会的金牌会员,每一章更新都买V留言,遇到感动的情节还要强迫周围人听他分享读后感。”


喻文州大为感动,因为大家一向都不懂得欣赏他的小说,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真正的粉丝了:“谢谢你的搭档!多亏了像他这样的书迷们的支持才让我有了持续创作下去的动力!你知道的,打理黑道的事务实在是太累了,以至于我每次都只能凌晨更新,但是我坚持不懈的创作又总是被大家批评太汤姆苏了……有这么一批粉丝不离不弃陪伴我实在是太好了。”


王杰希不予置评。


“对了,你走的时候记得提醒我,我要送给你的搭档全套我的作品的精装版,当然,每一本都会有我的亲笔签名。”


“这么说我可以走了?”王杰希的耳朵竖了起来。


“现在当然还不行,”喻文州和蔼一笑,“因为我还是想知道你的雇主是谁。”





5.


王杰希一直觉得方士谦的品味惨绝人寰。那个索克萨尔的书,方士谦总是硬塞给他让他看,但是每一本他都只能勉强看完第一章第一个小节。


男主角徒手接意大利炮这他妈是什么玩意!!汤姆苏也得有个限度!!这已经不单单是在侮辱我的审美了简直是在侮辱我的智商!!


“你不懂,这是艺术的合理想象和夸张手法。”方士谦语重心长地说。


好吧随便你们吧,我现在只想从这里出去。两条手臂被向后反剪着绑得太久,王杰希觉得它们已经快要废了。


“你应该知道我们这一行的规矩,”王杰希对喻文州说,“我不可能告诉你我的雇主是谁。”


“但是,情况不一样,”喻文州看起来有点恳切,“一般来说不透露信息是为了防止打击报复吧,可是我不是要报复,我甚至可以保证绝对不会去找这个人的麻烦。”


他接着说:“我只是想知道他的目的,也许他也是我的狂热粉丝,让你来偷书只是因为迫不及待想看到网路上未发布的最新章节……”


怎么可能。王杰希想。傻瓜。


并且他觉得有必要替雇主澄清一下了。比起身份被泄露他相信雇主更不愿意被误会成索克萨尔的书迷,因为那简直是人格的侮辱。


“是轮回的周泽楷。”王杰希说,“他认为你作品里的男主角完全是抄袭他本人的身份形象而来的,严重侵犯他的肖像权名誉权及等等等等权,他要拿你的手稿作为证据起诉你。”


王杰希在看到盒子里是本书之前并不确切地知道这些,但结合后面的种种情况他基本上推测出了周泽楷的意图。


“什么???”上一秒还温润如玉的喻文州气得要变形,“这纯属诬蔑!诽谤!血口喷人!”


他怒不可遏:“我作品里的男主角明明都是以我自己本人作为的原型!!”



随便你们吧,我不想跟你们说话了。王杰希想。





6.


“所以你为什么还不放了我?我对你而言已经没有价值了。”王杰希要抓狂。


“不,你还有价值。”喻文州笑眯眯地拖来一张老板椅坐在了王杰希对面,并掏出了笔记本和笔,“我的下一部作品打算以怪盗为主题,但苦于一直没有接触过相关行业的人,无法进行事实取材。而现在我想我可以采访你。”


“你不是很擅长想象吗,为什么非要取材?”你都徒手接意大利炮了。


“创作源于生活,离开了事实土壤的想象是苍白的。”


“。”王杰希放弃了争辩。


“哦对了,在此之前,你的搭档我也想一并邀请来,因为你们一直是协同工作的吧?”


王杰希觉得也确实有必要跟方士谦联系一下,方士谦大概连他现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电话接通了。


“喂士谦,是我,王杰希。”


“你真的是杰希??你还活着?我还以为三天了你应该已经被丢出去喂狗了!”


“我被丢出去喂狗为什么你看起来一点都不悲伤??”


“好了那不重要!”方士谦机智地叉开话题,“你现在怎么样?还健全吗?”


“很健全。”


“喻文州没有把你怎么样吧?我听说这个人非常的心狠手辣啊!”


“你这么说你的偶像你的偶像会很难过的。”


“啥???”


“是的,我就是你的偶像,”喻文州这时接过了电话,露出一个最有魅力的可惜对面看不到的微笑,“我是喻文州,同时也是你喜欢的,索克萨尔。”




7.


方士谦少女般的尖叫隔着电话都仿佛要掀翻屋顶。


解释清楚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方士谦也依旧没有从狂喜乱舞的状态中恢复过来。


王杰希是不指望这个人还能跟喻文州周旋并救自己出去了。他只希望方士谦至少不要在接到偶像邀请的时候真的答应过来。毕竟他们是搭档,一个人遇到麻烦另一个人还能想办法,两个人要是都陷在同一个地方,那可能就要一块儿交待了。


可是方士谦显然辜负了王杰希的信任。他不仅一口接受了喻文州的邀请并且还在来这里之前去做了个发型……



随便你们吧。但是倒是先把我松开啊!!





8.


喻文州没有对他们做什么。他只是盛情邀请了他们共进午餐、参观公馆,并拿出了作品的原稿和方士谦合影留念……王杰希终于被松绑了,他一瘸一拐地跟在这两个人后面,一句话都不想说。


喻文州跟方士谦相谈甚欢。因为他的作品向来骂声一片,他很委屈也很不解,现在能遇到一个真心喜欢他的书的粉丝真是太好了。喻文州高高兴兴送了方士谦一套亲笔签名的精装全集,并也硬塞给了王杰希一套。


他们还交换了手机微信QQ号。王杰希不肯给,方士谦替他给了。


临走之前喻文州依旧恋恋不舍,因为这是他第一次与真正的粉丝见面。他掏出一个小本子,说作为纪念想请他们留个言。


方士谦开开心心拿着笔写了两页半。


王杰希想了想,快过年了,就留句喜庆话好了。


祝你鸡年大吉吧。






犯完病了,给大家拜个早年


评论(32)

热度(244)

© 八歧巨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