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歧巨蛇

全世界最好的谦谦,19岁了!

【15H/喻王】羊踹玉兔,家宅平安

梗是“祥瑞御免,家宅平安”被大家玩成的“羊踹玉兔”

鱼鱼生日快乐~



1.


一般被问到和对方相识于何时何地时,现任蓝雨队长和微草队长都会回答他们相识于第二赛季总决赛的看台上。


此时蓝雨副队长会点头说是,并附加1000字的场景描述。


但是这只是事情的表象。事实上喻文州和王杰希在对上目光的瞬间,空气里就噼里啪啦发生了一阵灵力波动的碰撞,即使是当时全程在场的当事人黄少天,也不知道那之后喻文州借口离开了一下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王杰希从场馆内的洗手间里走出,看到刚刚交换了姓名的蓝雨训练生抱着双臂倚墙冲自己一笑。


“你……喻文州?”王杰希刚才就感觉到了这个人身上的强大灵力,他谨慎地在离喻文州两米远的地方站定,静观其变。


“活了这么多年,是该找点有趣的事情做做,”小小年纪的训练生脸上露出了一个起码活了两千岁的微笑,“不过通晓万事万物之情的瑞兽白泽会喜欢打游戏,倒是让我挺意外的。”


王杰希神情瞬间肃然。精怪和妖兽们可以看出比自己道行低的同类的真身,但一般看不出比自己道行高的。王杰希是有2000年修为的白泽神兽,混迹在人类世界多年,连不够级别的道士都看不破他的真身。如今被人一眼觑破,他颇为微妙地眯了眯眼睛。


“原来是同道之人,失敬失敬,”王杰希一拱手,“不知仙君尊姓大名?”


喻文州:“不告诉你,你猜猜看呀。”


未来的蓝雨队长撩完就跑了。此后几年王杰希每天都活在“联盟里有个随时准备搞大事情我还不一定打得过他的可怕人物”的恐惧中。






2.


有一个完全看破了你可你却对他一无所知的对手,是一件令人十分不爽的事情。


王杰希一度非常回避喻文州,两方队伍握手的时候他都不看喻文州,假装四处看风景。


因为不想看到那个“天知地知,我知你不知”的欠扁笑容。此举也一度成为媒体眼中宿敌战队队长不和的实锤。


王杰希试图从蛛丝马迹中去推测喻文州的真身到底是啥。比白泽道行高深的妖兽要说其实也不少,但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那些像朱雀天君玄武天君一样厉害得一匹的上古妖兽,个个都是公务缠身忙得要死要活的,根本没时间跑到人间来。


还跑到人间打游戏。




王杰希把喻文州的事对方士谦说了。


说起方士谦,他也不是个人,他是神兽帝江。当初王杰希还在昆仑山不问世事安心修道的时候,就是这只圆敦敦的鸟跑来叽叽喳喳教唆他一起去打游戏的。


“超好玩!真的!把人打得血肉横飞,一眨眼就原地复活了!”帝江方士谦说,“而且技能比我们的招式还要好看耶……”


王杰希当时就有点心动。


白泽,按照百度百科上的科普,是上知天文地理下知鸡毛蒜皮,通晓过去与未来的祥瑞之兽。


《云笈七签·轩辕本纪》记载黄帝巡狩:“帝巡狩,东至海,登桓山,于海滨得白泽神兽。能言,达于万物之情。因问天下鬼神之事,自古精气为物、游魂为变者凡万一千五百二十种。白泽言之,帝令以图写之,以示天下。帝乃作祝邪之文以祝之。”


王杰希冷漠地看着百度百科。


你们以为我是天生什么都会的吗??帮你们算命根本不是我职能范围内的事好不好??要不是你们人类成天瞎几把加戏我至于为了维持设定不给仙家丢脸天天窝在昆仑山上搞学习吗??


为了强行通天文晓地理而接受了900年义务教育的白泽王杰希当即决定跟方士谦一起下凡打游戏。





3.


方士谦的真身当初也被喻文州一眼看了出来。那是第四赛季蓝雨微草第一次对垒的时候,喻文州跟方士谦握手,高深莫测地说了四个字:“没想到啊……”


过后发来一条短信:“没想到圆滚滚的神兽帝江化成人形竟是如此长身玉立的美男子。”


方士谦生平最讨厌别人说他圆。虽然他真的圆,小时候跟比他体型大的妖兽打架能被对方当球踢。


被戳了痛处的方士谦当场跳起来要去找喻文州真身PK。


“别,你不一定打得过他。”王杰希阻拦,“喻文州这个妖不简单。我从和他认识到现在一直在想办法多方打听他的身份,却至今都没打听出来……”


方士谦问你怎么打听的。王杰希说他在网上发帖理性讨论蓝雨队长喻文州可能是哪个上古神兽。


下面回帖清一色的“楼主智障”。


“………………我也不指望你这智商能办什么大事了。”方士谦扶额,“来直的不行,我们就曲线救国吧。”




曲线救国的具体方法如下。


微草主场赛后盛情邀请蓝雨全队去游泳馆交流感情,蓝雨全队一头雾水地临时买了泳裤抵达地点。喻文州全程躺在岸上围观,王杰希旁敲侧击,get到了情报[喻文州不会游泳]x1。


可见不是龙之一族。龙族都会游泳。


方士谦不动声色走过来,友好地递过一袋泡椒凤爪请蓝雨队长品尝。喻文州欣然接受并毫无不适地拆开,一口气吃掉两包之后称赞味道不错。


由此得出结论喻文州也不属于凤族。凤族一般看到泡椒凤爪这种明明是鸡爪的食物都会气得半死的。


“我觉得他搞不好是九尾狐,”作战排除两大选项后方士谦推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笑我就觉得像狐狸。”


“应该不是,”王杰希否定,“九尾狐族仗着自己九条命一般都比较喜欢作死,我认识的几个在人间的九尾狐不是在非洲大草原与狼共舞就是在Facebook上搞猎奇直播,还有一个飙车族都被抓进局子里七次了……他们应该不会选择打游戏这么安逸的人生。”


“那是不是麒麟?”


“麒麟又要镇宅又要送子平时业务很忙没时间打游戏的吧,”王杰希又否定,“前几百年才听说麒麟族老龄化严重,各地用麒麟岗位人手远远不够,玉帝不是狗急跳墙都要开放代孕了吗。”


“这样说的话……腾蛇或者夫诸?”


“我觉得也不是……不是我说,这样猜要猜到什么时候啊!”王杰希受不了了,绝望地捂住脑袋,“喻文州他就不能直白一点吗,告诉我他是谁会怎么样啊!”






4.


王杰希甚至跟喻文州搞到了一起都还不知道他的真身是什么。


第六赛季的夏休期。王杰希因为在人间待得太久而精元亏损,在床上病怏怏地开着空调躺了两个星期。


“你居然到人间来了之后一次都没有回过昆仑?”方士谦在旁边老娘舅一样地唠叨,“离开修炼地太久没有灵气滋养对身体危害是很大的!你怎么能一次都不回去呢?”


“因为一回去就要被逼着读书……”王杰希即使变成了这副鸟样子对读书一事依旧很抵制。


喻文州也赶来了。作为联盟里的神兽战友,该关心的时候还是要互相关心,听说王杰希身体有恙,他挥了挥衣袖就从G市飘过来了。


“那现在不得不回去了吧?你都这样了。”喻文州说。


“我不要……”王杰希气若游丝地拒绝,“天上一天地下一年,我回去随便呆几天回来谁知道荣耀倒闭了没有……我还要再拿一个冠军……微草不能没有我……”


“……你也是很棒棒哦我跟你认识两千年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喜欢打游戏?”方士谦思考自己是不是把王杰希给带坏了。


不过既然王杰希这么坚决地不愿意回昆仑山修养,那……


“办法只有一个了。”喻文州开始脱衣服。


“等等你要干什么??”方士谦被同道中兽一言不合开始脱衣服的行为吓得本能地捂住了胸跳了起来,“有话好好说啊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咱们现在这是文明社会不比在山里……”


躺在床上的王杰希也裹紧了被子:“有什么话你先穿上衣服再说你这是要干嘛……”


喻文州一脸你们还神兽呢怎么这都不懂的恨铁不成钢:“双修啊,你既然不愿意回修炼地,那么现在想要恢复精元就只有这样做了吧?”


说着指了指方士谦,又指了指自己:“这里只有我们仨了,你想选他还是选我?”





那天方士谦捂着眼睛哀嚎一声,羞愤地化成一股轻烟破窗而逃了。接下来经过了这样那样的两千字拉灯剧情之后,喻文州结束了跟王杰希达到生命大和谐的双修运动,两个人一起像摊煎饼一样躺在床上。


“杰希啊,”连称呼都自动亲密了一个层次,“有没有感觉经络畅通了灵力充盈了特别舒服?”


“有。”王杰希诚实地承认,“就是屁股有点疼。”


“那是正常的啦,多来几次习惯就好了。”喻文州站着说话完全不腰疼。




捂着眼睛逃离事发现场的方士谦回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质问王杰希。


“你为什么选他不选我!!”


喻文州在一旁有点小得意地猜测可能是因为我比较帅/道行比较高/18cm。


王杰希淡定地喝了一口茶:“因为你是卵生我是胎生。”


“啥?理由原来是这个?”在方士谦继续吵吵嚷嚷之前喻文州先傻了眼。


“是啊,”王杰希说着看喻文州一眼,“你不会也是卵生吧?”


“不、不是。”喻文州神情复杂。


方士谦说你们胎生的了不起吗凭什么歧视我们卵生。


王杰希根本不理方士谦,他只觉得自己找到了不用回昆仑也可以补精元的方法,以后可以自由自在地打游戏了,真开心。


于是他诚挚地向喻文州发出了邀请:“下次再一起双修吧。”


喻文州虽然觉得王杰希可能看中的是他的身体而不是他的人,但鉴于王杰希睡起来确实很舒服,于是他欣然同意了。


目睹这场肮脏的py交易的方士谦揪着王杰希的衣领拼命摇晃:“你是白泽!世有贤君则奉书而至的神兽白泽!你就这么为了打游戏出卖了自己的贞操!”


神兽王杰希拒绝讲道理:“那都是世人对我的误解,我不想学习,我要打荣耀,荣耀使我快乐。”





5.


第七赛季的时候,方士谦因被天君紧急征召而不得不退役。


王杰希在屋子里摆了法阵为方士谦送行。临走前方士谦拉着喻文州的手,深情款款。


“文州,我都要走了,这一走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见了,临走前我就这最后一个问题,你真的不能回答我吗?”


“爱过。但我跟你是不会有好结果的,杰希才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呸谁要问你这个!”方士谦怒吼,“你的真身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吗为啥就是不肯说!我都好奇了这么多年了!”


“就是……”王杰希在旁边默默帮腔。


“这个嘛,天机不可泄露啦。”喻文州打着哈哈。





6.


荣耀世界的剧情里有什么难解的事情时,按常理说就可以让叶修出场。


叶修也不是普通人,叶家从祖上十八代开始就是皇室御用占星世家。建国之后成精管控严了,连带占星捉鬼行业也给整顿了一番,现在叶修在方术局供职,也算是个体制内员工。


虽然他主业是打游戏。


他不是一开始就知道联盟同事里有几个神兽的。一般的小精小怪,想成精得通过政府审批,档案资料也就记在人间。可是白泽帝江这样的神兽早就超越了苦苦修炼才能得个编制的级别,档案都归在九重天上管着。


叶修得知王杰希他们几个的身份的时候,显得特别高兴。


“你高兴什么……”王杰希不解。


“回去给我列祖列宗烧个纸,”叶修说,“告诉他们老人家神兽没什么了不起,我都打爆三个了……”


王杰希很想叫方士谦变回真身搓个火球砸叶修脑门上。





世邀赛集训的某一天,为了方便双修而要求住一间房的喻王二兽正在各自摸鱼,叶领队过来敲响了他们的房门。


“文州,有人找。”


喻文州看了看时钟。这个诡异的时间点应该不可能是谈工作的来找他。他用眼神询问叶修大致是什么事情,叶修却皱着眉摇了摇头。


“灵力精纯充沛,就我的感觉,只怕修为已经不单单是在你们之上了,可能高出一个等级。”


王杰希听闻此言,也站了起来:“来者不善?”


“恐怕是的。”


喻文州看了王杰希一眼,“你留在这里”的话还没说出口,王杰希已经拉住了他的手:“我跟你一起去。”





会客室里有个净身高起码一米九的女人等着他们。这个女人还穿了15公分的高跟鞋。


“看她一眼哥脖子都要断……”叶修小声说。


诚如叶修所言,王杰希几乎是进门就感觉到了这个女人不简单。如果说他们是兽身得道,那眼前这位,只怕是个人神。


“请问您是?”王杰希谨慎戒备地问。


女人嫣然一笑:“我是嫦娥。”


“哦,常小姐好…………嫦嫦嫦嫦娥??”


“是呀,你们不用这么紧张啦。”嫦娥看着两脸懵逼的王杰希和叶修,掩着嘴忍俊不禁,“你是叶家这一代的大公子吧?我当年飞升的丹药就是叶家祖上给配的,效果是不错就是味道难闻了点……这位是昆仑山的小白羊?原来你们跟我家文州都认识啊……”


王杰希生平最讨厌别人说他是羊,跟方士谦讨厌别人说他圆一样。不过此刻比起被说成是羊王杰希的注意力显然被另一个点吸引——


“你家文州?你跟文州什么关系?喻文州你来解释一下?”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喻文州从进门到现在一句话都没有说。


并且已经悄无声息地移动到了门边准备跑路。


叶修眼疾手快一把把他揪了回来:“事儿都没说清楚呢你憋想跑。”


喻文州只觉得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这里。他可怜兮兮地看向嫦娥用眼神恳求着不要戳穿真相……


可惜没有接收到喻文州的脑电波的嫦娥慈祥地摸了摸他的头:“我是嫦娥,文州是我的小玉兔呀。”


……………………………


叶修当场被空气呛住了。


王杰希的表情一下子变成了暗黑大凶凶。


完了。喻文州心如死灰。





7.


“呵,我说为什么死活不肯告诉我们呢。”


“原来是玉.兔.大.人.啊,你真的很棒棒呢。”


“装模做样让我担惊受怕了这么多年,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杰希你说话可不可以不要这么阴阳怪气……”喻文州捂着头痛苦地说。


玉兔单论道行来说,确实是比白泽高出很多的,这也是王杰希始终看不破喻文州的原因。毕竟广寒宫里还没有嫦娥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玉兔,可以说玉兔的修炼是真正的天时地利,集日月之精华……


“话虽这么说可你真身除了卖萌还有别的技能吗?”王杰希毫不留情地揭穿。


“没了,反正我的主要任务也就是卖萌。”喻文州诚实地承认。




8.


白泽被玉兔给睡了,王杰希深感自己愧对列祖列宗。


方士谦用千里传音术指责:“谁让你不好好读书非要留在人间打游戏!”


叶修总结:“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要好好读书,不要沉迷游戏。”


喻文州反驳:“可是这个故事明明还告诉我们不好好读书非要沉迷游戏会收获美好的爱情。”


“随便你们啦……”王杰希带上耳机,“反正荣耀,再打一百年也不会腻。”





————————————————————

不要听老喻的歪理,还是要好好读书

放上一张百科里挖来的帝江~是不是很圆~


评论(29)

热度(398)

© 八歧巨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