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歧巨蛇

这真的是一个没什么营养的主页



谦谦的多肉
今年三岁啦

【喻王】媒妁之言 - 07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喻文州敏锐地察觉到,今天的大家,似乎都有什么话想对他说。

 

不要问他是怎么察觉的,在江湖人称“看穿一切沼跃鱼”的他眼里,小伙伴们一切明明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的掩饰显得都是那么苍白无力。

 

有什么事不能直接坦白地说出来呢。喻文州拿出最善解人意的微笑在办公室坐了一上午,耐心等待大家实在憋不住了来找他倾诉。反正最麻烦也不过就是意外怀孕之类的破事了嘛,有麻烦解决机喻大组长在,没什么问题是开导不了的。

 

可是等了一上午,蓝雨全员仍然是一副明明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的样子。

 

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呗,啊,我真是一个棒棒的组长。喻文州心态非常平和,并在中午的就餐时间准确无误地在员工餐厅抓住了聚集在一起开小会的蓝雨众人。

 

 

 

对于宋晓昨晚的惊天大爆料,大家不是不想去问当事人,而是暂时不知道怎么问。

 

毕竟从喻文州这里套话,难度不亚于跟犯罪分子斗智斗勇。一旦让他知道你根本没有掌握关键性证据,那么接下来走完喻文州的套路你会觉得自己仿佛周游了一个世界。

 

“所以首先,我们要搞明白那个人是不是王大眼,那辆车是不是文州的车,车里当时坐着的是不是文州本人,以及他们昨晚到底是在秘密交往还是在秘密交易还是在私下约架。”黄少天深情凝重地进行着案件分析。

 

郑轩马上捧着笔记本逐一汇报目前已知的情报:“以阿晓和微草那边的证词,那个神秘人绝对是王杰希不会有错;据小卢说文州的车牌没有什么被撬动或者更改的痕迹,也基本排除别人拿他的牌照去作案的可能;车昨天是不是他在用这个等会儿景熙去旁敲侧击问一下本人;至于他们昨天干了什么嘛……嘿嘿。”

 

“嘿嘿,我不认为秘密交易和私下约架需要准备避孕药。”徐景熙阴森一笑。

 

“那这就结案了吗!”黄少天显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不,我不服!文州不是那样的人,他之前明明说他喜欢娇小玲珑温柔可爱像小猫咪一样的Omega!”

 

“那都是三年前说的啦。”

 

话题的主人公喻文州在大家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已经翩然而至。

 

以往大家都是热情洋溢地马上给他挪个座出来,今天大家仿佛被按了暂停。

 

 

 

喻文州虽然觉得气氛诡异,但他是一个很会读空气很会跟着气氛走的人。

 

于是他笑眯眯地顺着他来的时候听到的话题问:“诶,在聊什么?理想型吗?”

 

并不知道先前的内容被他听去了多少但总之只能硬着头皮上了的黄少天笑得十分勉强:“啊,哈哈,是啊是啊我们在讨论理想型……文州你原来不是自己说的喜欢小猫咪类型的吗,怎、怎么现在变了?”

 

“嗯……也不算完全变了吧,只是现在觉得大猫咪类型的也很可爱。”喻文州很自然地回答。

 

蓝雨全组颤抖着问:“能、能解释一下……大猫咪类型是指……什么样的吗……”

 

“啊,就是虽然不卖萌不粘人特别独立偶尔还会亮出爪子抓你一脸,”喻文州一边想着措辞一边描述,“但是心地却非常温柔,沉默地关心着对方的那种类型吧。”

 

完了完了。大家对视一眼,都在心里抱着头哀嚎。

 

这他妈说的每一个字都好像隔壁的宿敌老大啊!!

 

“咦,你们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喻文州奇怪地看着面如死灰的小伙伴们。

 

黄少天悲怆地看着他:“文州,你有没有觉得,隔壁大眼其实,很符合这个要求?”

 

 

 

 

微草众人今天也在焦灼中茫然度日。

 

因为他们并没有胆子去对王杰希旁敲侧击,尤其在他们目前掌握的证据还是私通外敌得来的情况下。

 

他们只能紧盯着讨论组,随时关注蓝雨那边破案的最新进展。

 

袁柏清忍不住了:“蓝雨那群人怂不怂啊!到现在只问出个理想型,就算很像我们组长又怎么样,这根本不是决定性证据啊!”

 

同样很心急的柳非喷他:“你行你上。”

 

“等等,你提醒我了,”袁柏清突然灵光一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我是不行,但我知道谁行啊!”

 

冬虫夏草邀请防风加入群聊。

 

十分钟后,了解了来龙去脉的方士谦大手一挥“行!这事包在我身上了!”就气势如虹地去找王杰希了。

 

 

 

方士谦是一个特别耿直的boy,耿直到大家只是想让他随便探探口风,他却直接上了锤。

 

防风:[图片]

 

防风:老实交代吧,什么时候搞上的

 

防风:不要想抵赖,这外八字儿的走姿我闭着眼睛都知道是你

 

王不留行:………………

 

防风:王杰希你太让我失望了,老林走的时候你怎么保证的来着?

 

王不留行:我保证啥了

 

防风:不要避重就轻转移话题,我并不关心你保证了啥


防风:我关心的是

 

防风:你跟喻文州到底什么时候开始的?

 

 

 

王杰希看到那张照片着实吃了一惊。

 

因为那确确实实是昨晚下车买抑制剂的地方,照片上也确确实实是喻文州的车,和他。

 

加上方士谦语气这么笃定这么霸道。

 

于是王杰希回:你怎么知道的?

 

方士谦委屈的小情绪隔着手机屏幕都排山倒海。


防风:大家都知道了!!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还是柏清告诉我的!!

 

防风:你好过分好过分!

 

防风:我好伤心好伤心!

 

防风:你跟他都这样了居然什么都不告诉我!

 

王杰希万万没想到,他跟喻文州瞒了这么久的事,终于还是被捅出来了。

 

既然方士谦说大家都知道了,那也没办法了。

 

王不留行:就只领了个证而已,别的都没办

 

王不留行:不是故意瞒你的

 



方士谦本来正沉浸在“看吧我就随便诈了一下王杰希就把他唬得一愣一愣的我真是太他妈聪明了”的沾沾自喜中。

 

看到这两条回复吓得一下子从旋转办公椅上转飞了出去。

 

防风:?!?!?!?!等会儿你说啥??

 

防风:你说的领证是我想象的那个领证吗???

 

防风:你们

 

防风:已经结婚了?!?!?!




——————————————————————

今天没有什么想废话的

就随便向大家表个白好了(捧心心

评论(24)

热度(205)

© 八歧巨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