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歧巨蛇

这真的是一个没什么营养的主页



谦谦的多肉
今年三岁啦

【黄王】HelloBaby要抱抱

前篇在这里【黄王】论大学生能无聊到什么程度

 嘿嘿,白情节快乐❤

 

 


自从骨子里就写着无聊的黄少天和其实并不无聊但是无聊起来也非常不得了的王杰希莫名其妙就在一起了之后,喻文州的生活就被迫承受着呈几何级增长的骚扰。

 

两个恋爱低能儿,孜孜不倦向同住一屋的唯一单身狗讨教恋爱经验。学化工的喻文州冷笑一声,你们是不是真的以为我不会投毒弄死你们哦?

 

不过他目前真的还没有下手就是了。

 

 

 

黄少天最近又烦恼上了。严格来说是他一直在烦恼。

 

“老王到现在还是抱都不给我抱一个!我们谈恋爱都谈了两个星期了!他到底想怎么样!”这天趁着王杰希不在家,黄少天拖出了王杰希藏在床下的一箱可乐,拉着喻文州谈人生。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拧着一瓶可乐就要开,立即伸出尔康手想阻拦,结果没拦住……然后正说着话的黄少天就被喷涌而出的碳酸饮品喷了一脸。

 

慢了一步的喻文州十分抱歉:“我本来想告诉你那一箱可乐每一瓶都被我摇过的让你别对着脸开……”

 

“卧槽……”满头满脸往下滴可乐的黄少天整个人都懵了,“你为啥要摇老王的可乐?”

 

“都说了这玩意杀精让他少喝点他还买一箱藏在床底下,”喻文州摇摇头,“不给点教训怎么行?”

 

……黄少天看着切开乌黑乌黑的喻文州,突然有点惶恐。

 

不过喻文州马上又和煦地笑了:“接着说刚才的吧,你说你俩抱都没抱过?那你俩干啥了?”

 

于是黄少天也又郁闷了:“不知道啊……哎你不问我还不觉得,仔细想想发现我们没抱过没亲过没睡过连牵手都没有十指相扣过我们俩到底干啥了啊!”

 

“……到底是哪里来的错觉让你们觉得你们是在谈恋爱……”喻文州觉得自己都快替黄少天哭出来了。

 

“嗯我想想……大概是……以前跟他吵架他总是用轻蔑的鄙视眼神看我,现在吵架他用怜爱的鄙视眼神看我吧……”

 

喻文州完全不想理他了。

 

 

 

 

当事人之一的黄先生为抱抱的事情耿耿于怀,而当事人之二的王先生显然没get到这一点。

 

比如每次黄少天貌似开玩笑说“来抱一个”其实是真的想抱一个的时候,王杰希总会回敬一个“你是傻逼吗”的莫名其妙的眼神。

 

这么肉麻的话这傻瓜真的说得出口哦……王杰希心里是这么想的。

 

但其实耿直的老王是觉得大家关系都这么熟了同一条裤子都穿过了感情这么好还整那些虚的干啥。

 

所以王杰希的抱抱就连给了同社团的小学弟都没有给黄少天。那天王杰希的团队在调研汇报会上获奖,全团队的人都很开心。大家胡乱地各种真情涌抱分享喜悦,平时迫于王杰希的威严不敢造次的孩子们也都趁着高兴,纷纷过来向他求抱抱。

 

看着王杰希左手搂着一个右手还揽着一个,还被看似娇羞实则如狼似虎嘿嘿笑的小学妹埋胸,不远处的黄少天头都快气大了。


呵,必须采取点行动了!

 

 

 

 

这天黄少天所在的社团组织聚餐,黄少天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于是他迅速找喻文州通了气,表示自己今晚要装作聚餐归来喝醉了酒的样子趁机抱抱王杰希。喻文州想了想觉得这个计划可行,毕竟喝醉酒的人最难缠,到时候只要他装得像一点,别说抱一个了,进展顺利的话什么后♂续♀工♂作♀都能一道给办了。

 

可是计划出了岔子,黄少天是真的喝多了。

 

“熹爱妃,快扶、扶朕去上朝。”被社团小伙伴们送回家的黄少天一进门就向喻文州张开了怀抱。

 

“你希爱妃在那边。”喻文州不忍直视,扳过黄少天的脑袋让他对着王杰希撒酒疯,“这什么片场啊我一时看不出来。”

 

“甄嬛传,甄嬛重新回宫之后封的就是熹妃,”王杰希镇定回答,冷静地看着黄少天凑到眼前的大脸,“皇上有何吩咐?”

 

黄少天迷迷蒙蒙地盯着王杰希看了半天眼神才聚过焦来,然而在看清楚了之后表情瞬间不复刚才的缠绵悱恻,变得凌厉非常:“呵,吾儿玄烨,别以为为父不知道你在耍什么花招。你给朕听好了,朕一日不死,你永远只能是太子!”

 

“是是是,”王杰希戏接得十分熟练,“您再不就寝儿臣就带着你爱妃私奔了。”

 

黄少天努力消化了一下这句话,吧唧眨眨眼,马上又变得悲伤而深情,一把拉住王杰希:“紫薇,你不要走,我不允许你抛下我!我们还要一起,一起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还要生好多好多孩子,最好有男孩有女孩,男孩就取名叫狗蛋,女孩叫……”

 

“永琪,我跟你是不会有好结果的。”王杰希残忍地打断了他,“我根本不爱你。”

 

在一旁被放置了两回合的喻文州目瞪口呆看着王杰希对答如流地跟黄少天飙演技。

 

黄少天这时候又凌厉了:“是谁!告诉我!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王杰希高深莫测地一笑,大手一挥指向了旁边无辜的小伙伴喻文州。

 

“是他的。”

 

震惊的喻文州瞬间被皇室的爱恨情仇卷入其中没有一点点防备。

 

黄少天果然扑了过来:“大喻儿!你告诉朕这是不是真的!”

 

看着黄少天八爪鱼似的缠着喻文州撕心裂肺就是不下来,王杰希挥一挥衣袖表示自己已经杀青了你们继续奋斗吧。

 

然后他就回房睡觉去了。开玩笑,这傻瓜一时半会不一定清醒得过来,本王明早还有课呢。

 

 

 

 

第二天宿醉失忆的黄少天一脸羞涩地找到喻文州。

 

“文州,不好意思哈,昨天太高兴,一不小心真喝多了……那啥,我昨天,到底抱了老王没呀?”

 

“没有,你抱的是我。”喻文州面无表情吸了一口咖啡,“你一口咬定他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拉着我真人PK了半晚上。他栽赃完我就去睡了。”

 

“啊?”显然是一丢丢都不记得昨晚说了哪些胡话的黄少天遗憾地扁了嘴,“这样啊……”

 

“你还想哪样?”喻文州揭下脑门上的创口贴给他看了一眼又贴了回去,“一星期白斩鸡,一天都不能少。”

 

“好好好,是我不对,文州对不起哈,”黄少天愧疚地摸摸后脑勺,“我也没想到剧情的发展这么出乎意料啊,我本来是想趁着喝醉了一口气上本垒的。”

 

“打住,首先我要确定一下你对本垒的定义是不是有误解,”喻文州打断他,“你所谓的本垒是进展到哪一步?”

 

“就……最好能亲上嘴啦……”黄少天羞涩。

 

“……这种程度根本就是球都开了你还没迈开腿好吗?”喻文州觉得自己快被这个纯情男大学生搞崩溃了。

 

“可是我现在腿都迈不开啊!”黄少天也很崩溃,“连抱一个都这么难!”

 

 

 

 

反正目前为止黄少天都没抱抱成功就是了。

 

喻文州抬头看了看字数,哼,这两个愚蠢的人类,要抱抱?再来个两千字都不一定成功呢。

评论(17)

热度(245)

© 八歧巨蛇 | Powered by LOFTER